河北足球历史 | 棉一大院“蹿出”的一匹快马——专访“小点儿”秦风兴

“虽然我个子小,但不是因为身高被大家叫做小点儿的,小点儿是我的乳名。”

尽管已年过花甲,秦风兴的眼睛仍像40多前一样闪闪发亮,说话时嘴角也总是带着笑意。这个1976年才进入河北一队的娃娃脸,留下的经典可不少。

秦风兴

小个头 大能量

秦风兴进队前在石家庄三中读高中,当时练的是田径,踢球只是爱好。秦风兴说,当年自己生活的棉一大院足球氛围特别好,先后有陈新民、刘建生、赵宏、秦氏兄弟等十来个人加入过河北足球队。

石家庄成立中学生足球队时,秦风兴和张森从田径队转入足球队,一起拿到省中学生赛冠军,进入省中学生队,参加完全国中学生赛后,进入了省青年队。

中排左一为秦风兴。

秦风兴说:“在河北青年队踢球时,陈指导也会看我们的比赛。有一次在张家口参加全国青年足球赛,我在场上打入一个倒勾球,在同江苏队比赛的时候,从守门员脚底下抢走一个球打进。不过,这个好球裁判员没看见,没算进。”

尽管陈指导相中了秦风兴,不过由于青年队需要,秦风兴和魏元浩留队一年任正副队长协助教练管理小队员。他们直到1976年才正式入队,也让孙真摆脱了队尾的位置。

秦风兴(左一)随河北队出访当时的北也门。

秦风兴笑着说:“我俩个子最矮,还老掐。他是前卫,负责“磨刀”,我是边锋是”捅刀“的。不过我俩关系也最好。我跳的第一支交谊舞就是在他家学的,孙嫂子亲自教的。后来有年去广西比赛,就是孙真带深圳队拿到全国U14冠军的那一年,之前我们都不知道对方在,有天我在饭堂碰见他了,就悄悄走过去蹲到他桌子旁边,往上斜着瞅他,把他吓了一跳……”久违的哥儿俩晚上把酒言欢甚是畅饮了一番。

河北队在当时的北也门,右一为秦风兴。

王建国(左一)、李志浩(左二)、孙真(左三)、

杨广跃(左四),赵宏志(右三),张森(右二)

秦风兴(前排右三)随河北队出访意大利
秦风兴(前排左一)随河北队出访意大利

秦风兴说,除了足球队,举重队还相中了他的小身材、爆发力,要调他进队。不过他还是喜欢足球。举重队相中秦风兴并不是个笑话,后来足球队体能训练的时候练负重深蹲,成绩最好的是入选国家队的李福宝,秦风兴排第二。

秦风兴、王建国、魏元灏、李福宝、马保生、赵宏
秦风兴(后排右一)和孙真(后排左一)是河北队的固定队尾。

一字领 三紧裤

河北足球重建的那段日子,物质并不丰富,不过那些艰苦而又包含生机的日子,让他回忆起来就都成了段子。

“一字领,你问问我们那些弟兄们去,有谁没改过?民园体育场旁边的修鞋摊,有几个没去过的?”说这番话时的秦风兴,又露出了笑模样。

“当年我们每年发两个训练背心、两条三紧的内裤、两双田径鞋,一双足球鞋,一套棉服、一套绒衣裤,一件大衣。背心根本坚持不到年底,没多长时间肩膀和胸前就给磨花了,咋办呢?倒过来。把上面剪开,下摆缝起来,然后中间剪开,露出脖子来,可不就是一字领么!我们平时训练穿田径鞋,鞋底儿容易撕裂,裂开了,就到民园体育场旁边的修鞋摊,修鞋师傅用黑胶把底子粘上。粘完还不平,硌脚。最受罪的是足球鞋,原来的鞋子还不像现在这么包脚,为了更好地发力,我们穿鞋还都得穿小一码的,当年谁的脚上都有厚厚的一层老茧。”

“袜子也是一年两双,也是很快就破了,破了就缝呗,都会缝,别说缝袜子了,拆洗被褥都是自己干,都有针线,还有顶针,拆、洗、缝、引……胡祥缝得最好了。”

踢几年球,攒出一双足球鞋,拿出去改成皮鞋,也是艰苦日子里的小奖励。秦风兴说:“足球鞋面是青牛皮的,底下的钉都是活钉,拆下来,到修鞋摊让人家给顶个鞋底加个鞋跟,就成了皮鞋,穿上觉得可美了。”

当年一个月挣20块钱,交完伙食费还剩不到8元,就这样还能剩点寄回家,当然小哥们偶尔也会月光一把。

秦风兴:“有年冬天,我、赵宏、浩子(魏元灏)等四五个人到了劝业场,每人买个棉帽子,买点生活用品,剩下点钱就买了面包、水果、汽水,去二宫看电影,阿尔巴尼亚的电影,好像接电话线的故事,本来冬天就冷,屏幕上一直是雪天,走雪地、接电话线,我们几个抱着凉气水,啃着面包……都凉到一块儿去了。”

秦风兴(前排左一)随河北队在意大利。

小快灵 沪克星

速度快是秦风兴的一大优势。但踢前锋,是要靠技术、意识吃饭的。秦风兴回忆当年苦练射门的情形:“教练让我们射门,打到门框外就会被罚跑400米,有时候状态不好,罚的太多了咋办啊,教练又出新招,如果400米能跑到1分之内,两圈算一圈,结果我们的四百米成绩都不断突破了。”

河北足球队在广州越秀山参加比赛

后排左起:胡祥,张大山,王建国,耿晓棣,秦凤兴,魏元浩。

前排左起:孙真,李欧,孙胜利,马保生,王学明。

秦风兴捕捉战机的能力非常强。1979赛季,尽管仍然是赛会制,但是全国足球已经有了甲级和乙级之分,在甲级联赛南宁赛区,秦风兴再次上演了从守门员脚下抢球得分的好戏。

秦风兴回忆说,那是打上海的比赛,河北队先丢了一球,但最终河北队以4比1获胜,前两个球都是他打进的:“第二个球是直插守门员身后的单刀球,我射门球打在立柱上弹回来了,补射也没进,被守门员抱住了。守门员准备抛地开大脚的时候,我一下子从守门员脚下将球抢走了。有过打进没被裁判看到的经历,这回我学乖了,我把球带到球门线上用脚踩住,李志浩眼明口快大声招呼裁判,裁判看到了,我才把球打了进去。此后我在队里得了个外号“专吃上海”,只要跟上海队打,我上场必得分。”

第四届全运会0比2落后逆转山西的比赛,也是秦风兴的经典之作。他在比赛最后15分钟时和张大山一起被换上场。他先是直塞李福宝,助攻后者打进一球。后来又在中线附近一脚过顶长传助攻张大山得分,又在加时赛的上半场,秦风兴还有一脚打在门柱的远射。秦风兴说假如那个球打进了,就更完美了。随后,秦风兴假动作将球漏给助攻插上的王学明,后者进球锁定了胜局。回到休息室,主教练邵先凯挑了果盘里最大的一个苹果给了秦风兴:这场比赛你是大功臣。河北队在第四届全运会之后,进行了一次队伍大调整,一、二队各自分流了一部分球员,剩下的球员组成了一支球队,那次改变之后,河北足球开始走了下坡路。秦风兴也在1980年退役到省体育局工作,退役时不过25岁。

从左至右为张森、魏元浩、王建国、秦风兴

三兄弟 一条线

秦风兴是家里的长子,他父亲年轻的时候也爱踢球。大儿子进入河北队,秦父开始每天早晨带着14岁的二儿子和10岁的三儿子出操,找旧球塞上棉花装上沙子做成实心球,让俩儿子练。秦老爷子曾代表工厂参加过华北工人足球赛,在他的调教下,老二秦风全和老三秦风光进步很快。有意思的是,兄弟仨都踢球,位置却不相同,老大打前锋,老二打后卫,老三打前卫,三兄弟就能镇守场上的一条线。

秦风全加盟火车头队之前,曾经和哥哥在河北青年队共同效力过。但是秦风光却没有进过专业队,只是在秦风兴退役后,两兄弟一起代表河北工人队参加过比赛。可惜那场比赛的回忆并不美妙。当时河北工人队和河北二队对阵,老三眼见自己的哥哥被对手的飞铲造成腿骨折下场,一下子急眼了,跟哥哥的好友张森都冒了火气,动作也比较大,逼得张森把自己替换下场。

秦风光参加中国足球名宿团活动

秦风兴说三兄弟中,小弟弟的天赋最好,秦风光12岁时已入选了河北青年队的选拔集训,不过却因为意外骨折不得不中途退出,之后进入省体校少年队、石家庄青年队,一直是队里的中场核心。之后到石家庄市少体校足球队做教练,倒是三兄弟中人才培养方面最有收获的一个。仅仅1989-1990那一拨的球员就有十人代表过河北征战全运会,8人进入职业队,其中名气最大的就是国脚吴曦。

秦风兴与中国足球名宿容志行

秦风兴退休后一直活跃在青少年培养一线,2018年至2019年带领石家庄九中初中队一年夺取了四项冠军。如今任石家庄第23中初中队的教练,他希望能有更多的足球少年能够茁壮成长。

秦风兴带领石家庄九中队参加校园足球联赛。

秦风兴(右二)和王学明、张森、徐海顺、魏元灏等老河北队队员

策划:陈富生

记者:秘晓芳

原文转自:石家庄日报app

文中图片由河北足球网花盆收集整理。

河北足球网原创,作者:花盆,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ebeizuqiu.net/news/35637.html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上一篇

河北足球历史|勇猛的最后一道防线——专访河北队门将徐海顺

下一篇

河北足球历史|扛着被褥下基层 蹭训高水平运动队——专访陈新民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