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足球历史|扛着被褥下基层 蹭训高水平运动队——专访陈新民

河北足球历史|扛着被褥下基层 蹭训高水平运动队——专访陈新民
文章摘要:是足球,让这帮兄弟一起携手走过一段艰难但又幸福的路。那时的纯粹,是回忆一生的财富。

  陈新民在河北队当运动员效力的时间并不长,但却是河北足球重建从零起步到飞速提高的见证者。他的回忆,讲述了河北足球人从业余到专业的腾飞变化过程。尤其是名帅陈成达教练给河北队带来的蹭训的小幸福,更是让他记忆犹新。

  

球员时代的陈新民

  扛着被褥下基层

  1970年的下半年,河北队开始组队,陈新民和30多位在石家庄踢球小有名气的年轻人一起在石家庄东方红体育场参加选拔,最终选出了5人一起到天津参加河北足球队的集训选拔,当时的陈新民已经20岁,司职中后卫,是5个人中年龄最大的一个,能从业余队有机会到河北队,从一名工人有机会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他说当时特别兴奋。

当时与陈新民(后排中间)一起到河北队的石家庄队员

  陈新民回忆,刚到河北队集训的时候,体育部门实行的还是军管,除了每天的训练之外,军代表对球队实行军事化的管理,思想基础、作息时间,包括内务都是按军事化的管理,而正是这种管理,让不同年龄、不同身份、不同地域的人员在短短时间里都能够拧成了一股绳。

  陈新民说:“大家原来生活的情况各不相同,但是毕竟都在很艰苦的环境中生存过,你看我是工人,胡祥、耿晓棣他们是知青,我听晓棣讲过,当时他们到农村下乡,推粮食,一走要走好几十里地。所以大家有这个机会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去努力,大家都非常珍惜,队中各种思想交流非常活跃,军代表给我们大家灌输的思想就是竞争,练内功为河北争光,我们那时出去老被别人“收拾”,所以我们的目标就为了能早日打个翻身仗。”

  为了迅速提高,除了日常的训练之外,球队还经常到基层去打教学赛。不过当年去比赛除了带着日常用品之外,还得背着自己的被褥。陈新民说:“每个基层都有一个比较突出的教练在组织当地的训练,比如张家口有原河北队队员田志华教练、李振洲教练,还有几位原八一队的队员做当地的足球普及工作,所以张家口队员的综合能力比较强,身体好、吃苦精神尤其突出,石家庄有解承礼教练,还有八一队转到地方的伊秋文教练,队员都比较爱动脑筋,技术意识比较好,保定有冯树华、邢台有原北京队的包世忠指导,所以每个地区的足球都各有特点。”

河北队在梧州比赛,后排右二为陈新民

  大部队先后到张家口、唐山、石家庄、邢台、邯郸球运动发展比较好的地区,同当地的球队比赛交流,陈新民说其实当时球队还不算正式的河北队,只能算河北集训队,但是无论走到哪儿,球迷都特别欢迎。

  不过,有选拔就有淘汰。筹建过程中,河北队陆续试训了50多位球员,但是最终只留下了30来人。5位参加河北队集训选拔的石家庄球员,最终留下的只有3人,其中就包括陈新民。对他来说,那种幸福是无法描述的。

  

  初见老帅陈成达

  陈新民回忆,刚到河北队集训的时候,球队是没有主教练的,一直是队员兼教练的念文汉带领大家训练,直到11月的一天,陈成达指导来了。

陈新民与陈成达指导在一起

  “那天,我们正在场上训练,突然就被招呼赶紧集中,当时的领队王柏青陪着一个身材中等但是特别有风度的人过来了,当时还有原天津队的队员,王际树、王杭勤、刘作云等人一起陪着,王领队就给我们介绍,这是陈成达教练,以后就是河北队的主教练。陪着的王杭勤、刘作云说他们原来踢球的时候想请陈成达指导给大家讲一堂课都不容易,现在陈指导天天带你们,你们应该很幸福。说实话,当时虽然我们都知道陈成达陈指导是国家队的教练,其实并没有什么切实的感受。但是当时的天津队是全国冠军,是我们仰视的对象,而他们表现出来的对陈成达指导那种尊重和敬爱,一下子就让我们的幸福感落到了实处。但我们当时连天津的业余队都踢不过,就又有点儿觉得自己配不上陈指导,当时的心情可以说是又忐忑又兴奋,“陈新民回忆说,陈成达教练第二天就开始带领大家训练。不同年龄、不同水平都采用不同的训练方式去对待。陈指导第一堂训练课就跟我们强调,虽然大家大多是来自业余队的,球队也刚刚组建,但一定要敢于去竞争,要勇于树立我们河北队自己的特点。

河北队参加当年全国足球集训的秩序册

  陈成达正式执教河北队后,球队逐渐走上正轨。1971年9月河北队到郑州,参加了重建后的首次国内赛事,足球分区赛,成绩当然平平,但是已经被很多同行称赞“非常又朝气“。陈新民还回忆起当年的一个小插曲:“9月份本来还不是太冷,但是比赛期间天气突变,气温骤降。我们没带厚衣服,后来还是河南军区的工作人员借军大衣给大家穿,一入场,鼓乐队一敲,我们穿着军大衣入场,跟八一队的感觉似的,大家都挺高兴。”

  

  冬训蹭练质变

  河北足球1970年开始谋划重建,到1975年全运会就获得第五的好成绩,何以能取得这么快速的进步呢?在陈新民的记忆中,两次冬训让球队受益匪浅。

  陈新民说:“1971年在广东二沙头训练基地,全国前八名的球队和国家队一起冬训,本来没有我们什么事儿,但是是陈指导给我们创造了条件,让我们也有机会近距离观摩高水平运动队的训练。那个时候的广州的二沙头训练基地,是全国最好的训练基地之一,天然草皮是之前我们都没见过,而且住宿的时候,国家队住一楼,我们住在二楼,北京队住在我们边儿上,国家队主教练年维泗,队员就是戚务生、金志扬、徐根宝、迟尚斌、蔺新江……说实话,我们都有点儿受宠若惊。而且以前没踢过天然草皮,现在这么好的场地,兴奋啊,白天训练完,晚上几个小伙伴穿着小裤衩到草皮上还踢,一踢还能踢俩小时。而且中午午休的时候,还会对着镜子练脚法,一踢就是500次,一个练,同宿舍的舍友帮忙看着纠正。对于足球那种渴望,对高水平的向往,就是大家当时的心情。”

陈新民与前国家队主教练戚务生指导小球员

  在此之前,河北队的基本功训练比较多。但观摩了高水平运动队的训练,这些足球新兵们才开始对高水平训练有了感性的认识,技战术怎么理解、配合怎么打,身体怎么对抗……冬训之后无论是技术还是思想,河北队都有了明显飞跃。这也是河北队能在1972年夏天的全国五项球类运动会上能够拿到第11名的主要原因。

  1972年在上海江湾,全国高水平运动队的冬训,河北队再次蹭训。陈新民回忆说,那时候上海小雨不断,每天练完大家都浑身是泥,当时的运动量大到什么程度呢?胡祥累到尿血、孙真累得尿过床……

  但是没有一个叫苦的,因为大家尝到高水平训练的甜头了,打一些教学赛,比如跟上海队,虽然还是输但是场面已经不难看了。

73年河北队在梧州 陈新民(后排左二)

  而那一年冬训也成了陈新民随河北队参加的最后一次冬训。1973年,陈成达指导被选为亚足联执委,调回国家体委工作。在备战第三届全运会前夕,随着23岁以上球员每队不超过5人的全运新政推出,陈新民也同郭四勇、郑全勇等人一起离队退役。陈新民在陈成达教练和念文汉教练的推荐下,到河北青年队成为助理教练,自此走上教练岗位,给河北几位名帅念文汉、王际树、李振洲、伊秋文都当过助手,陈新民很自豪那时候跟这些踢球时的老大哥教练岗位上的领路人学习的日子,那段学习和实践的过程最终帮助他成长为国家级教练,带领男足、女足征战多届全运会,并培养输送出郎征、欧亚、孙庆梅、王丽萍、张欧影等众多国字号球员。2002年,还获中国足协优秀运动员培养奖,成为中国足协世界杯教练观摩团的一员。

陈新民获得中国足协优秀运动员培养奖

  离队之后跟兄弟们的情谊并没有断,除了在教练岗位上取得优异成绩上,陈新民还不断成功扮演另一个角色:红娘,其中还包括帮助老队长胡祥牵手成功。

  陈新民说:“那个时候,省体校在保定,刘大夫是从体工队被调到省体校当大夫,我当时也被安排到省体校去开展足球教研室的工作,胡祥当时还在踢球,有一次胡祥他们从天津到广州冬训的时候,路过保定,我带着刘大夫去火车站看他,刘大夫还给包了饺子,当时刘大夫还怕自己把胡祥的名字给忘记了,我就跟她说,你想不起来的时候,看看烧水的壶,水烧开了,壶一响,壶响胡祥,就想起了……”

陈新民(右一)与王俊生、戚务生、胡祥等在一起

  是足球,让这帮兄弟一起携手走过一段艰难但又幸福的路。那时的纯粹,是回忆一生的财富。

河北足球网原创,作者:花盆,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ebeizuqiu.net/news/35330.html

1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上一篇

河北足球历史 | 棉一大院“蹿出”的一匹快马——专访“小点儿”秦风兴

下一篇

河北足球历史| 英俊帅气的拼命三郎——专访李志浩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