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我的城市足球记忆


曾经石家庄永昌主场在裕彤体育中心,几乎一场不落地出现在现场的我,今年到河北奥体中心的次数却屈指可数。哥们儿多年间,一直很羡慕我能从家步行十分钟就到裕彤的优越感。但2019年,当主场远离了市区,当比赛结束夜晚快十一点进家,女儿一声“爸爸你终于回来了”,便倒头睡熟后,我的优越感成为了隐隐地愧疚感。石家庄我居住的这座城市里的球迷,依然保持着高昂的热情和战斗力,始终万人以上的主场上座人数延续着“魔鬼主场”的荣誉。傍晚,体育大街上的球迷由南至北贯穿着整个城市去追逐胜利;深夜,子龙大桥上耀眼的灯光伴随着蓝色信仰的球迷们幸福回家。当离开中超联赛1102天,这座城市再次沸腾回归后,所有的周折和疲惫都微不足道,所有的呐喊和歌声都沥沥在目。八岁的女儿,告诉我:“她的生日愿望,是能当一名石家庄永昌的主场球童时,”我发现足球已经真正融入了城市的生活。


已经想不起来,上次穿着球衣踢球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当今年有机会报名踢一场球赛时,心中的激动焕起了所有运动的细胞。孩子经常问我“爸爸为什么你总看球,却不踢球呢”,我会不假思索地告诉她“爸爸岁数大了,踢不动了”。今年,这个答案被我自己否定了,是因为懒了。习惯了坐在办公室,手击键盘,眼观手机的我,肚腩的赘肉和劳损的劲椎很难适应球场上的节奏,仅仅在场上踢了不到20分钟,便被队友强行换下,运动出汗的感觉却相当地舒服。球场边结识了一位姓芦的长者,年龄奔五,但却看不出疲惫感,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要锻炼了,动着总比闲着强”,后来知道他始终有着一颗足球心,组织各种业余比赛,平时的大部分精力都在足球的活动上,对他而言足球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了。和那名因癌症去逝的永昌球迷郭光浩一样,一种因足球造就的有梦想的生活,超出了年龄和疾病的束缚。这样的梦想在我看来,更胜于“一定要出线!”的成绩口号。

2019年,当一个叫埃克森的球员穿上中国男足的球衣,出现在赛场上,我们已经习惯了“归化”的到来。也许这是综合国力的体现,也许这是竞技体育发展的必然,但相信更多的球迷接受的是中国足球的现状,以及渴望突破成绩瓶颈的迫切心情。今年经常有朋友来问我,孩子在学校参加“足球社团活动了,怎么能踢好球?”我总是回答“先把学习搞好,把足球当作锻炼挺好”。“足球从娃娃抓起”,中国足球经历了多少年的折腾,起起伏伏始终没有逃离关注的焦点。今天身边的孩子们在学校都有机会参加足球比赛,都能在一块绿草茵茵的球场上锻炼。我却开始怀念童年时,午后和小伙伴们光着膀子在水泥地上,踢着各种皮球的画面。也许“归化”是提高中国足球成绩的助推剂,如何让这项运动参与的人更多,使人们感到足球带来的是快乐,恐怕才是足球腾飞的恒久动力源。


当年底到来,知道了我生活的这座城市今年也努力申办了世俱杯的比赛,虽然落选,但我们有脸上的微笑。终于,我们有勇气来挑战梦想!中山路体育馆内五超联赛如火如荼,河北福美的出现,也为这座年轻的省会增添了更多的足球元素;河北华夏幸福女足回到了裕彤体育中心,更多的人开始关注燕赵的铿锵玫瑰;石家庄永昌再造奇迹,成功冲超,蓝色的激情震撼着古城的天空。作为一个球迷,我在公园里走在满眼金色的银杏叶铺成的小路上,回忆着这一年来有关足球的记忆,纷杂却不零乱,也许……这样很幸福。

旭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河北足球网 » 2019我的城市足球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