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剑——不爱足球的足协主席

201507152037350382f

中国足协办公楼7层南侧的第一个办公室,电视荧屏中闪烁着潍坊杯的画面。屋内很安静,静到能听见办公室的主人变换坐姿,静到能听到走廊里工作人员并不匆忙的脚步和咳嗽。这间房间外的牌子上写着:中心主任。安静,这就是张剑自上任以来给外界留下的最深印象。

北京东城区夕照寺街,中国足协办公楼7层南侧的第一个办公室,电视荧屏中闪烁着潍坊杯的画面。屋内很安静,静到能听见办公室的主人变换坐姿,静到能听到走廊里工作人员并不匆忙的脚步和咳嗽。这间房间外的牌子上写着:中心主任。安静,这就是张剑自上任以来给外界留下的最深印象,亦如他看球——静音,无论哪位解说,无论哪个频道,无论哪项赛事,一概静音。

安静的张剑:“我不懂足球,不知道说什么,所以不如不说”

央视找过他,新华社找过他,BBC找过他,法新社、路透社也找过他,全被拒绝,自2013年1月25日出任足管中心主任以来,张剑只有过五次公开发声,第一次是上任后,他讲的那句“谢谢”;第二次是在香河会议上发表了30分钟的发言;第三次则是中伊赛后“感谢大家的见面礼”;第四次则是去年10月10日出席足记之家,他为与媒体缺少沟通而道歉,并表示自己私下很好沟通,甚至和媒体朋友喝酒也可以;第五次则是年初的足改会议。

很难想象,处在足管中心主任这个位置上,上任已30个月的张剑可以如此安静。在搜索引擎中搜索“张剑”二字,排名最靠前的绝对不是这位足管中心主任,甚至在44个重名词条中,他仅仅在倒数第三行。

他的前任们,阎世铎上岗后语录频出:“既然干了足球,干不好,干不了,我走人!但任何人不能吃着足球的饭,翻脸却不认人!”谢亚龙执掌足协一周后就接受了央视的专访,而韦迪甚至为时尚杂志《男人装》拍摄了一组写真,尽管刊出后,他连连表态“被骗了,被忽悠了。”

除了安静外,他的另一大特点是缺席,亚冠决战,他缺席了;“超级杯”决赛,他缺席了;2013、2014赛季中超联赛开幕,原计划由他宣布开幕,张剑也的确来到现场了,但取消了宣布开幕环节,2015年中超开幕,中超公司召集了各家赞助商媒体齐聚杭州,但却不见张剑的身影;贝克汉姆访问,作陪的是足管中心党委书记魏吉祥。

他的第一次“公开亮相”是在长沙观看中伊之战,如果不是蔡振华现场督战,张剑恐怕也不会去。在那场惊心动魄的胜利之后,张剑曾赴更衣室感谢国脚、并向国脚鞠躬作揖,事后被某摄影师将图放到了网上,但相关部门认为有损领导形象,迅速将图片撤了下来,如今在网上已很难找到原图。

对于自己的安静,在2014年10月10日的足记之家交流会上,张剑敞开了心扉:我到位后,更多的精力放在内部制度建设上,虽然是艰苦重要的工作,但没什么新闻价值。不过我深知媒体的重要性,对媒体宣传也很感兴趣,我的大学论文就是《新闻与法制》,没有媒体就没有今日的足球,中国足球也一样,媒体是忠诚的守候者、呐喊者和批评者,媒体是社会结构的一部分,感谢媒体的支持和帮助。

在那次交流会上,多名地方媒体记者纷纷上前与张剑合影留念,其中一位还用老乡的身份与张剑“套近乎”,场面热烈而有序,张剑也是一脸笑容。不少与张剑初次打交道的记者惊讶于他的普通话,有人戏谑的表示:张头绝对是中国山东足球人里普通话最标准的!而他在与东亚足联官员沟通时,一口流利的英文又展示了其与数位前任的截然不同。

如他所言,“我不太懂足球,不知道说什么,所以不如不说,况且说了不做,不合适。”上任后,张剑对足协的诸多事务可谓抓大放小,他不似前任韦迪,甚至会亲自过问孙继海的停赛,他将大部分的精力放到了足协内部制度建设上。

但一旦碰到必须他过问的棘手事务,张剑就会请教背后的“高人”,能不能搞,怎么搞。如果可行,张剑就会让下面的人放手去搞;如果不行,张剑就会喊停,他不再因循守旧担任足协的带头大哥,而是像一位管家。

何谓“高人”?“高人”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几个人,甚至一群人,是张剑在体育总局20年工作中积累下的人脉,是这个北大法学高材生的人脉。张剑这种大开大合、注重制度建设的管理方式,一定程度上克制了足协的江湖习气,但过度放手也衍生了新的问题,比如迟迟无法解决的“刘健案”。

当然张剑的安静也有他因,中国足球环境之复杂显然不是他之前工作经历可比的,除了几位锒铛入狱的领导外,某位前任险些栽在离任审计上,这都是他必须安静,低调的原因。

懂法的张剑:“规划不是写出来的,足协更需承担责任”

对于足球张剑不懂,所以安静,但作为北大法学高材生,且在总局从事了近20年法制法规建设的他绝对懂法。

2011年中国足协开展了一项留葡青训项目,当张剑执掌足协后,该项目很快被叫停,某专业报曾为该项目叫停连篇累牍批评足协,但实情是,张剑上任后发现无论是足管中心抑或是中国足协在该项目中扮演的角色过于复杂,牵扯到众多商业利益,如果深究已算严重违规。

中国足协向来是一个江湖气纵横的场所,中国足坛诸多悬案、争议,多数因足协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玩哥们义气所致。当书卷气十足的张剑入主足协后,他渴望通过基础制度建设改变足协风气,同时他也在身体力行的做着表率。

去年年初中国足协在香河召开联赛工作总结会议,所有中超、中甲职业俱乐部人员和各省、市、区足协负责人都到会。但张剑临到开会前才到会场,30分钟的发言结束后,他只是与于洪臣在二楼“单独用餐”,随后离开香河。

对于自己的闪电离会,张剑的解释是,中超、中甲职业联赛都是中国足球协会主办的比赛,而自己只是国家体育总局足球管理中心主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单位,如果足管中心主任去参加中国足球协会的会议,这就违反程序了。当时张剑还没有当选为中国足协副主席,有旁人评价到:“张剑太讲究了”。

如此“讲究”的张剑也犯过一次“错误”,在2013年底,福特宝公司总经理刘卫东改任中超公司总经理,但此项人事决定却是在足管中心大会上宣布的。中超公司属于有限责任公司,依据公司法的规定,总经理的任免必须通过董事长提名、董事会决议通过,任免程序严格,但刘卫东的改任却事出突然,不少中超公司董事就表示:我根本不知道此事啊!而在随后的一次中超公司会议上,两位高层竟当场对骂,险些动手掐架,国安老总高潮和中能老总于涛上前拉架才平息此事。

张剑渴望通过法制破除足协的一些江湖规则,但存在即是合理,传统不是一天就能打破,罗马也并非一天建成,有些事情也并非张剑一人能解决。

对内,张剑努力在让足协走上按规律出牌的路;对外,张剑还没有拿出纲领性的足球发展计划,对此,曾随蔡振华考察过日本足球的张剑表示:总说中国足球缺少规划,但实际上我到日本后发现他们的规划是什么?就是在正确的思想和指导下,发生正确的行为,规划不是写出来的,不是你写个几万字就是规划了,如果要写我们都很擅长,所谓的规划他必须是一个系统的共识。当然这不是我在推卸责任,而是说足协更需要承担责任,要更主动的去为中国足球设计蓝图,团结全国的足球力量。但这是社会工程,需要社会各界的合力。

实在的张剑:“我真的不喜欢足球,我真的喜欢篮球”

 “I really don’t like football, I really like basketball。”(我真的不喜欢足球,我真的喜欢篮球)这就是在与FIFA主席布拉特的会晤中,张剑的开场白,此句一出,惊了张剑身旁的中国足协工作人员。

自从执掌足协以来,张剑就不介意在私下或公开场合表示自己对足球的不熟悉、不热爱,在去年10月份的足记之家交流会上,当着几十名记者,张剑就曾表示:我个人更熟悉篮球,非常熟。

张剑的这种坦诚,有抗拒足球的本意,当然更多的还是实在。1995年,时年29岁的张剑曾登上央视《体育沙龙》节目,在节目中张剑曾表示,“新体育法一日不出台,一日不找女朋友。”当同事询问已经搞定体育法的张剑是否有女朋友时?张剑脸一红,腼腆地回答道,“还没有,比较忙,还要加班。”

除了篮球外,张剑热衷武术、跑步以及吉他,据悉他在吉他方面相当有造诣,当年也曾有过文艺青年的一面。虽然熟悉他酒量的人不多,但不少人都能绘声绘色的描述张头千杯不倒的状态。

在上任伊始,由于拒绝采访,张剑的私生活遭到了媒体围观,但与谢亚龙、韦迪上任时不同,没有媒体跑到他家门口“刷夜”,也没有媒体守着地下车库,偷拍他的座驾,为什么?安静就是张剑的武器,几番接触下来,众多记者深切的感受到,张剑的安静低调不是装出来的,不是单纯为了应付工作,而是其性格使然。

去年,在足协某合作公司组织的年会上,张剑中了二等奖,奖品是一台IPAD,当主持人喊出中奖号码时,张剑还没反应过来,一旁的官员赶紧举起了张剑手中握着的乒乓球“张头中奖了,张头中奖了,是张头!”

那次年会,与张剑同行的另一位足协副主席,当场就把自己的奖品捐了出去,进行二次抽奖,而张剑却是过了几天才把IPAD退还。也许他事后才发现,奖品不多,员工不少,为什么领导的中奖概率高于普通员工呢。。。

为什么看转播不开声音?“我不懂足球,但我也不想被左右,不想被牵着鼻子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河北足球网 » 张剑——不爱足球的足协主席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